火熱都市异能 他暮光而來笔趣-第十五章 眉目展示

他暮光而來
小說推薦他暮光而來他暮光而来
海边的音乐会,终于在晚上八点落下了帷幕。受音乐会的气氛和周围人的感染,苏梦林在玩了一天之后,情绪肉眼可见地变得好了起来,又恢复到了之前容光焕发的模样,而王雯雯那些话带来的不愉快,在这一刻已经被她彻底抛到了脑后。
在海边简单吃完晚饭之后,苏梦林哼着小曲回到了酒店,一整天游玩的疲惫感在跃上床的那一刻,消散了不少,不过她的手机依然没有开机。
“终于回来了,今天玩的好开心。就纵容自己再放松两天吧,等我……算了 来都来了。”
虽然心情已经整理好,但是苏梦林还是需要时间来思考后边的路该怎么走下去才最合适。
许是白天玩的太嗨的缘故,没过多久她便陷入了睡眠,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少女地脸上,有种不真切的美感。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
许朝玺下了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等出了机场口,街上冷冷清清的,除了偶尔行驶过的两三辆接客车以外,再无其他。
夜晚的风依旧刺骨,吹的人整个都是僵的,没有一丝知觉。飞行几个小时的疲惫感在这一刻突然袭来,影子在路灯的照射下被拉得很长很长,扑面而来的孤寂感在凌晨的街头,更加凸显。许朝玺就这样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狎着烟,在街头抽了起来,被点燃的香烟在他那修长的指间燃烧,烟雾屡屡上升,越过他那冷峻的脸庞,然后四散开来,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浮躁的心情变得安静下来。
许朝玺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苏梦林不见了之后,他想都没有想,就鬼使神差地跟许清幽保证说一定会把苏梦林带回去。甚至因为这个事情,第一次跟储晓峰撒了谎,丢下了工作,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来了流光城,这是许朝玺从业这么久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如果往认真了说,这是许朝玺二十多年来头一次,即使……即使是那个人在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这么惊慌失措过。
而许朝玺对于苏梦林的具体去向,除了仅有的一点猜测之外,也没有更多的信息,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即使再难也得想办法完成,他也想搞清楚,苏梦林为什么突然抛下来之不易的实习机会,就这么一走了之。
无论是在领导眼里或者是下属的认知里,许朝玺做什么事都是抱着严谨的工作态度,力求将每一份工作都做到极致,确保不出任何披露,而许朝玺作为一线的优秀干警,在其位谋其职,态度决定了一切。工作以来受到的奖励数不胜数,可唯独在苏梦林的事上,许朝玺失了沉稳,变得不像他。
不知不觉间,香烟已经燃尽,许朝玺熄灭了烟头,找了垃圾桶丢了进去,随后拿出来从下飞机后还没有开机的手机,打开之后,回复了一下几个必要的消息,便登陆了软件点进去那个一直躺在关注列表里的主页,刷新了好几次,依旧没有新的动态出现,最后一次更新时间还停留在前天晚上。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许朝玺还呆呆地站在街头。
“还没有消息,这不像她……”
“不过……她要去海边,肯定会在海边附近订酒店,要不先过去找个地方住下,明天早上接着找……”
正当许朝玺盯着手机愣神的时候,前边已经行驶过去的车辆,突然调了头开了回来。
“吱……”突如其来的刹车声,在这夜晚显得分外刺耳。
许朝玺闻声抬头,却发现面前停了一辆车。而司机摇下了车窗,正在朝着他挥手。
“帅哥(shuaiguo)你到底走不走撒?我都拉了三趟客(kei)了,你还一个人站这儿呢!这大晚上的,虽然你是个男娃,但也不安全噻,现在坏人多得很……”司机胖胖的,戴着副眼镜,镜腿估计是被谁弄坏了的缘故,还缠着几圈胶带,再加上脱口而出的流光城方言,颇有几分滑稽之相。
许朝玺还在想怎么找苏梦林的事,所以一时间并未开口。
不过司机也没生气,又絮絮叨叨地开了口:“咋了嘛,男娃儿。你这失魂落魄的,是失恋了还是咋了嘛,我从刚才看到你就站在街(gai)头抽烟,一动不动的,你不冷噻?”
“我跟你说哈,最近机场这块不太平,又半夜了,你拉这个行李箱在街(gai)头,小心被人抢了噻……”
“上周也是在这机场附近,有人行李被偷了噻,还没找回来呢。”
不知道是不是流光城人过于好客又或者是司机的职业导致了他的行事风格,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麻烦问一下,离海边最近地酒店在哪?”
而这头的许朝玺已经回过了神,见眼前的人越猜越偏,终于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司机的碎碎念。不过依旧也是言简意赅。
“我跟你说哦……流光城现在没有一天太……”司机话未说完,才反应过来刚刚许朝玺开了口。
“酒……酒店?你早说嘛!我还以为你没听到呢!”
“去海边的酒店噻?你是为了明儿个看海?”司机又追问了一句。
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 外传 米菈与超厉害的召唤精灵们
“嗯……酒店。”许朝玺“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那上车吧,把行李放到后备箱,我拉你去那个全季酒店,那里离海边最近了。”
“谢谢。”
“客气啥,来了都是客(kei)嘛!”司机笑眯眯地说道。
车外的风景随着车的行驶一闪而过,万家霓虹也早已剩下星星点点。
许朝玺坐在车内,低着头在给……发消息,试图,得到一丝丝的回应,也好歹算是能通过此等方式得到线索。不过也还是没有人回就是了。
“明天早上早上还不回,只能盲找了……”
想着,许朝玺捏了捏鼻梁,抬起头,靠在了后座上,闭起了眼睛。
而前方的司机,还在继续说着。
“我跟你说哦,我们流光城啥都不行,那个海还是很美的,一天来旅游的人数不胜数。我前天也是晚上这时候,接了个女娃去海边的,她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最后下车的时候拉个行李箱就走了,差点把手机丢车上……”
“要不是我喊住了她,她估计都记不起来……”
“不过,她一直好像在说什么法医的事情,说什么自己没干好工作,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干这个的,自己自言自语说了一路……”
本来假寐许朝玺听到“法医”两个字,腾地睁开了眼睛。连说话的语速都变得快来起来。
“那个姑娘,长什么样子?大概多高?有什么明显特征吗?麻烦您跟我说一下。”
前方的司机被许朝玺突如其来的询问下了一大跳。
不过他还是顺着许朝玺的询问,回答了他想要的答案。
“欸……那个……姑娘,长的挺好看的,眼睛有点圆,特别有神,头发很长,说话有点像我们的口音但又不是本地人……”
“像流光城的口音、法医、长头发,会不会是她呢?”许朝玺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