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笔趣-360 九龍皇帝(感謝盟主“一葉凪秋”的打賞)看書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小說推薦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傍晚。
天后宫,后殿。
整座宫庙由专人重新打扫过一遍,再度举行香江舵主的授职仪式,仪式森严,礼节庄重,武兆楠,大圈彪,向强,香江有数的社团大佬全部进殿见证。
张国宾身着一席青衫,拜三英五祖,关圣,天后。
礼成后。
摆大龙凤,油尖旺七十多间酒楼,茶餐厅全部设宴,和义海,和义福等字号大底,头目皆有参加。
四海升平!
事后,缅北保卫营上尉,台北堂口扛把子,银纸,长毛仔乘船回港觐见。
银纸走出茶楼大门,突然止步,回头询问:“长毛哥,按照洪门体制,香江舵主下一级叫乜野?“
长毛一身运动装,扎着马尾,望向他道:“东亚总舵主!”
银纸含笑:“东亚总舵主。“
“好犀利野!“
长毛仔微微颔首,二人目光对视,眼里都闪烁精芒。
香江兄弟们为大佬舍生忘死,一统和记,在外的兄弟可不能弱于人后,否则,将来岂有颜面觐见大佬?
+
光明相馆。
阁楼内。
根叔身着黑衫,踩在一把折叠椅上,双手扶着相框朝对面一个年轻伙计喊道:“慢点,慢点。“
“摆正点。“
年轻伙计认真调整相框,面色恭敬的道:“知道了,根叔。“
一张站满二十四位和义坐馆的彩色照片,居中挂在阁楼正中间,照片上方写着1984年重阳节,首届和义坐馆大会,和记百年大庆等字样,照片中的地址正在庙街天后宫,往后,庙街天后宫便是和义字号的总坨地。
根叔落下椅子,望着墙上的大相片,拍拍手掌,称赞道:“这是我一辈子拍过最靓的相!”
光明相馆将会重新启用,成为和义字号开会的地址,和记各个字号亦可按照需求在和记大厦租用办公楼,大厦业主会给予九五折优惠,租金照样要付。
义海大厦,和记大厦则并不适合开大会使用,光明相馆却恰逢其会,重新张开,想必阿公听闻也会开心晚上。
张国宾,大圈彪,武兆楠三人同在相馆阁楼饮茶。
张国宾穿着长衫,抚摸着一只黑猫,面带微笑:“彪哥,武哥,多谢两位在重阳节替和义海出声。“
“和义海能平平安安渡过难关,同二位助拳分不开关系。“
他双手抱拳行礼。
大圈彪翘着二郎腿,抽着焊烟:“别客气啦,张生。“
“你都把洪门大公堂的关系搞定,我算乜?顶多是锦上添花。”
他叼着烟嘴,呼着白雾。
武兆楠拱手道:“张舵主,客气!“
“号码帮同和义海同属洪门上下,自当为洪门拨乱反正,我们号码帮一向也是同和义海一身正气,满腔热血,做点点微不足道的事情,张舵主不用挂怀。“
“哈哈。”
张国宾爽朗一笑,见武兆楠有意在“点点”二字加重语调,便知其是故意卖乖,希望捞点什么好处。
张国宾放走手边的黑猫,端起茶盏,含笑道:“彪哥,武哥,大恩不言谢,我些消息可以透点口风。
“喔?”
“张舵主快快道来!”加钱武语气激动。
张国宾知道和义海目前账目上流水紧张,不可能给武兆楠加钱,干脆就用消息还人情,能用消息提到多少就看各自本事了。
只听,张国宾点起一支雪茄,啜上一口,丢下打火机,坐于椅子上缓缓讲道:“97回归之事已定,内地政策是五十年不变,起码在五十年内,香江的经济、体制、法律不会有大的变动。”
“呼…”他吐出一大口白雾,警向看向二人,武兆楠啪的一声,大力鼓掌,兴奋叫道:“我爱中华!”
“我爱祖国!”
“大中华壮哉!“
大圈彪更是面露喜色,溢于言表,连声说道:“好好好。”
“真是太好了。“
超能废品王
其实,五十年不变的决策,对香江有好有坏,利弊一言难尽,但终究时间在我,拉长时间线,步步布局,不会受人以柄。
但对香江底层市民的生活却无法作出太大改变,如果香江市民现在生在一座好的城市,未来就是生在一座好的城市,如果香江市民现在生在一座不那么的城市,未来也是生在一座不那么好的城市。
唯独,对香江的资本家,食利者,统治阶级大大有利。
武兆楠不用担心号码帮土崩瓦解,大圈彪不再害怕被捉去打靶,总之,江湖大佬,商界巨鳄们皆大欢喜其实,有时候,他们开心了。
世道才不会乱。
张国宾挥挥手道:“虽然体制暂时没改变,上面的人换了,到时做事风格也要换,两位大佬切记小心啊。”
他一拱手:“莫要行事过火。“
武兆楠嘿嘿笑道,拍拍胸脯:“放心吧,张舵主,我阿武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就问问你号码帮大游行的口号怎样?”
“哈哈,不错!”
武兆楠点点头:“这个消息价值千金,张先生愿意告诉我们,便是把我们当作自己人,放心,将来若什么事,我号码帮一定出手相助,倾尽全力。“
“虽然,号码帮无法同小字号一样改名和义,但是洪门根基不变,绝对尊重张舵主的号令!“
张国宾心知号码帮几万人的大字号,跟小字号肯定不一样,利益盘根错节,派系分支众多,不可能直接纳入帐下。
他更不想对号码帮负责。
“和义”则是脱胎于“和记”,号码帮本就并非和记字号,武兆楠以观礼者身份参加授职典礼,同那些屈膝跪地的字号不同。
但洪门舵主的名头确实有作用,将来同号码帮关系经营的越来越好,光凭舵主的名头就能号令号码帮。
当人祖宗的感觉,明显比当人后妈爽,加钱武是位好兄弟。
大圈帮就是真正的盟友关系了。
来自异世界最强的我大战玛丽苏
只听,大圈彪说道:“和义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大圈帮也会倾尽全力。”
天帝 教 邪教
香江顶层阶级有少数知晓“五十年不变”的决策,但中下层阶级却一点都不知道,而且决策跟执行是两码事,中间还存在信任问题,眼下香江有很多资产可以抄底,两大社团都有一定经济实力,果断出手足矣分到口汤。
这个消息的经济价值难以量化,真赚到大钱,两个字号还要反过来欠张先生人情。
毕竟没有张先生透口风,国家级决策是两个矮骡子能知晓的吗?
大圈彪很懂事,放下烟枪,举起茶杯道:“张先生,饮茶,饮茶。”
“我得多谢谢你。“
总署。
处长办公室。
蔡锦平手臂夹着文件,穿着白色制服,出言报告:“韩si,根据情报科最新消息,和记已经更名和义,和义现在已经是香江人数最多,地盘最广,生意最大的社会团体,其各类工会,商会在册人数就多达九万人,粗略估计总人数达十一万,完全控制九龙区地盘,势力蔓延至新界,中环。”
“江湖上,有人称张国宾为九龙皇帝!”
韩礼荣端坐在处长办公室位置后首,倾听完蔡si的汇报,点头说道:“香江社会环境安定繁荣,80年代怎么还可能会有一个新的大字号诞生?“
“和记就是和记,哪儿来的和义?我都没有听说过!”
他把玩着钢笔,望向蔡锦平道:“你在九九大游行的事件中表现良好,警务处有意升职你为高级助理处长。”
“thanks,sir!”
蔡锦平抬手敬礼,出声吼道。
蔡锦平又道:“我还是坚定支持警务處長對和记进行扫黑行动,以拆分和记势力为目的,希望将和记和平肢解。“
“这是一个很大的目标啊。”韩礼荣叹气道:“我上任前就听说和记上下团结一致,内部关系紧密,
有一位话事人做主,现在要肢解和记非常困难。”
“不过!”
“你有这份心,我很开心,蔡si。”韩礼荣面泛满意之色,点头道:“你是贰战行动的指挥官,此时交由你全权处理。“
“我等你的报告。”
韩礼荣道。
“yes,sir!”蔡锦平跺脚立正,抬手敬礼。
警方这边“和记”的统称百年不变,只是江湖中人,已经开始称二十四家字号为“和义”,和义成立之后,还有很多杂事千头万绪,需要一步步刨析处理,做好安排。
张国宾却并没有大刀阔斧,不留情面的整肃和记,毕竟,江湖上,一波腥风血雨刚刚结束,摆在面前有二十三家字号,并非是简简单单的一两家社团,给兄弟稍许喘息之机会更加方便。
他却“禮”字当先,带着东莞苗一行刑堂兄弟,胡念中,飞麟乘飞机前往北美。
刚落地旧金山。
十几辆黑色凯迪拉克,一辆全黑林肯加长便停在泊位旁的空地处。
达斯·维达好像在霍格沃兹武术学校教魔法的样子
黑柴身穿黑色唐装,立于几名保镖前,双手抱拳道:“和义海门人黑柴见过坐馆舵主!“
张国宾一身白色休闲装,戴着黑色墨镜,一副赴美旅行的游客打扮,望见抱拳行礼的黑柴,笑着走下舷梯拥抱:“阿公,身体还好吗?“
黑柴放下双手,面露微笑:“每天都有在锻炼。“
张国宾凑到耳边,悄声道:“是不是同洋妞在床上练武?”
他挤眉弄眼,黑柴挺起胸膛,理直气壮的拂手讲道:“养生之道,在于阴阳调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