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洛沉香 ptt-第九十二章 沉香查證招構陷(上)閲讀

洛沉香
小說推薦洛沉香洛沉香
“是啊,了解妹夫为人的人都很难相信,他会犯这样的错误。大姑子把家里的生意打理得生风水起,她的能力不亚于你,就算妹夫不在衙门当差,他们也能过得富足有余,他怎么会冒着风险去贪墨那些银子?他洁身自好,从不寻花问柳,也过得洁简,也不浪荡奢靡,把这个的罪名安在他头上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陆氏也极其想不通也无法接受。
“官府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家里搜到那些银子和账本,就让你坐实罪名,无从辩驳。”
“假的,定是假的。”
“可恼的是我们无法去证实那些证据是假的,也不知道如何查起。”欧阳城一拳打在了桌子上,桌上的茶杯翻滚落地。
陆氏拾起地上的杯子碎片,她非常理解他的感受,大姑子从小就与他的感情非常好,出嫁后,也是相互扶持,加上洛景白也是为人刚正,对大姑子一心一意,夫妻相知相惜,不像其他人当个小官或有点钱财就三妻四妾,就算外人笑话他是个妻管严也从不在乎,夫君非常喜欢和满意这个妹夫,现在他家遭受如此变故他一时难以接受,也不甘心。
那天,洛沉香是真是太累了,之前在沈家的时候紧着一颗心提防着,怕卫婶子遭人暗算,担心有人对玲儿和茎儿不利,她倒是没想到顾及自己的安危,料想着沈家不会平白对她不利,毕竟沈夫人也不是愚蠢之人,她是不会做些落人口实影响沈家声誉之事。她千方百计把卫婶子送出沈府,后又连夜奔波,来到外祖父家后,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精神才敢松懈,才感觉十分疲惫,头一粘上枕头就睡着了。
淨無痕 小說
苏子莹听说她来了,在欧阳府里,就赶着过来想瞧瞧她,听说她一连天赶路累了已歇息了,就先回去了。当听到洛景白获罪全家都扣押,苏子莹除了震惊、担心也不知所措,她只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第一时间传信给远在京都的洛沉香,又想着如此大事,她冒然传递消息会不会对洛沉香不利,所以只能到欧阳府与欧阳萱打探欧阳府的动作,就算洛家再犯大多的罪责,其他人旁观避祸,欧阳家是欧阳琳娘家怎么也会想方设法传递消息给洛沉香的。她也能想像当好友收到消息时要承受多大的打击和悲痛,失去至亲的人那种痛楚她已尝过,所以她每天过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日子也极其煎熬。
洛家获罪后,最担心洛沉香的除了欧阳家的人和苏子莹,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苏子平。从他得到消息后,就一直关注欧阳家的动静,欧阳家派人到京都传递消息时,他就科考失利加上失去洛沉俊这个朋友心里不痛快为由,要出去外面散心,就伪装与欧阳家的人前后往京都去了。到了那里他想方设法打探到沈府里的情况,所以洛沉香在沈家的遭遇和处境大体他是知道的。愤恨的是沈钦竟然在洛沉香最悲伤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当初他就该试图把她从他的身边夺过来,以为她嫁给他会很幸福,那他就只做一个旁观者。厌恶的事,沈家会做出肮脏龌龊之事,把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当贼来往死里打,草菅人命的由头那么可笑,当真是欺负远离亲人家族无依无靠的女人。
因此,当沈家人在府里大声旗鼓地说要把那几个护院交给官府查办,实则是给人银子打发离开京都时,他让人悄悄的跟踪了一两个人,摸清那些人怎样换身份去哪个地方落脚。当茎儿给欧阳家的人送信时,他找到了欧阳家人亮了身份,并了解洛沉香送信是想如何打算时,他协助欧阳家的人找了道姑帮助洛沉香把卫婶子从沈府里带出来,并秘密将她安置好请医救治。
后来洛沉香出府赶往振江城的路上,他也一路暗中保护,担心沈家会派人跟着对她不利,等到她差不多要到振江城时,他拐去了其他府郡。
苏子平所做的一切,洛沉香是无从知晓,对于她来说,不管什么都没有调查父亲如何获罪的事更重要了,她的爱情,她的安危,她的名声,都没有父亲的清白重要。
当她醒过来时,已是丑时,玲儿忙关切道:“姑娘醒了?您空着肚子就睡了,现在肯定饿得慌,婢子让人煮了肉粥,留了一点鸡笋汤,热一热就可以吃了。”
洛沉香问道:“现在是几时了?”睡前大白天的,现在一觉醒来窗外已是皓月当空,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丑时了。”玲儿回道。
“已是这个时候了?哎,睡得真沉。”洛沉香起身走向窗外,看着挂在树稍上的那轮清明的月牙。
“姑娘许久没有如今天这般好生睡个觉了。”玲儿心疼道。
“你还不是一样,让你跟着我没好日子过不说还遭罪。”
“姑娘别这样说。”玲儿说着就出去了。
“我可怜的穗儿,是我害了你,让我如何赎罪?我心里难安啊。”洛沉香呆呆地看着那月牙自言自语。
“欣儿,你是不是在月亮上看着姐姐?以往若是你在,像这样的夜晚非要闹着让我陪你赏月,还要我给你念诵关于月亮的诗词。有时我也会烦你,可是现在就想再像以前也不能了。”
“你是不是责怪姐姐,所以不让姐姐陪着了。”
“哥哥,你还真舍得丢下我,看来你只要欣儿,不要我了,我不过是想给你找个嫂子,人家芸儿妹妹是真的好,她那么喜欢你,你竟然没有察觉,你真是愣头青。”
“父亲母亲,你们是不是怪香儿早早嫁人离开你们,所以你们干脆带着哥哥和妹妹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想让我找到你们?早知道香儿就不嫁人了,永远守着你们,守着哥哥妹妹,我们一家人不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永远在一起多好。你们不在了,香儿的心和这月牙一样也是残缺的。”
玲儿早就提着食盒进来了,听到她姑娘一个人站在窗前发呆喃喃自语,心里阵阵酸楚,躲在外间抹泪。
“姑娘,膳食来了,过来吃点吧。”玲儿把洛沉香扶来坐下,服侍洛沉香用膳。
用膳后,洛沉香躺回床上,让玲儿也赶紧歇息去,玲儿本想等她睡了再睡,奈何她姑娘怎么也要让她先去睡,没法她就外间睡了。
不知是已睡足的缘故还是因为心里有挂念,现在她无比的清醒,她就躺在床上,认真疏理舅父今天跟她说的信息,还有从沈家与洛家提亲到她嫁入沈家后以及父亲获罪后沈家的态度,她都一一过了遍脑子。
之前觉得再正常不过的一些事情,现在回想感觉疑点重重。还有父亲在大年夜说的那些话,当时他心里是藏着事儿的,并应该预感会出事。
如果父亲真的贪墨,那母亲会不会知道?若母亲不知道那些银子是怎么弄进府里的?如果母亲知道或参与其中看着她的行为也没有异常,那些银子是藏在哪里是从哪里搜出来的?她也经常到库房里查看,里面的银子都是与各店铺的收益,银子与账薄是对得上的。暗室里也没有什么银子银票之类啊?只是容得两张床左右的小小一间,她们家的暗室除了妹妹洛沉欣谁都知道也进去过,里面藏着是早年祖父留给父亲的一些珍藏字画,那些是她从小就见识的,那暗室除了她们家自己人其他人是不知道怎么开启的。家里除了库房里的银子再无其他,那如果把那些贪墨的银混在家里店铺收益里,那也得将得到的银子分流记到各店铺的流水账本中,当时母亲为了管束各个店铺的管事,存在私扣的问题,她家单请几个记账管事专门与各店铺管事对账,所以她们是有两套账目,如果家里这一套存在这个问题那跟各店铺的账目是不相符的。她经常到各店铺了解和观察生意情况,从每日的流水量来看,是不作假的,她也跟着母亲一起对过账,没什么问题。如果这个行不通那个也行不通,这贪墨的银子是她出嫁后才弄进去的?按照事发的时间来算,也就她出嫁才两三天的事,这么多银子是怎么凭空出现在洛家的,而且官府竟然能够在银子一弄进去就用两三天的时间就查出来,并确认银子所藏之处,没有确凿证据是不能搜查朝廷命官的府邸的,这种神速的办案手段是何等的人才?也没听父亲或其他有传言振江城的府衙有这等人才。才洛沉香先用设定法,假设父亲与贪墨税款有关进行反辩证,一连串的问题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她有太多的问题,如果要一一去解开这些问题就得一一去查证,那她如何查证,从哪里入手?
因昨天刚回来,加上一连赶几天的路她确实也非常疲惫,所以没有好好询问舅父,不知他知道的有多少?她家的那些下人都去了哪里,他们有没有知道一些情况,她都得问清楚,还有父亲交给她的诗集,会是破案的关键点。


Warning: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www/wwwroot/boireuo.xyz/wp-content/themes/startup/entry-footer.php on line 3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