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晨星LL-第379章 那個飛艇,應該挺值錢的吧?鑒賞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小說推薦這遊戲也太真實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瑞谷市以东八十公里。
企业远行队的营地。
远处飘来的滚滚闷雷,让来自东海岸的士兵们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驻足望向了西边。
“那是什么声音?“
“打雷了?“
“不像…”
“听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炸了。“
“奇怪了,我在曙光城的时候特意和西边来的商队打听过,没听说附近哪儿在打仗啊。“
士兵们窃窃私语着。
营地中央,营帐的门口。
站在队长云松的旁边,后勤官赫丁神色略微紧张。经常走南闯北的他,对危险的直觉极为敏感。
他很清楚,那声音绝对不是打雷什么的。
“刚才那是核弹?”
云松的眉头轻轻皱起。
“不清楚。“
核弹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只是一种性价比较高的武器而已,废土上威力比它更大的武器比比皆是真正让他在意的是,那声音蕴藏的威力。
根据他的经验,其爆炸的当量至少也有十吨。
不管那是不是核武器,这威力都足以让他们警惕。
然而奇怪的是,根据他们在曙光城调查到的情报,从清泉市往东直到落霞行省,应该再没有其他地区强权才对。
最多只有一些零散分布的小幸存者聚居地。
虽然人数不算少,但显然不具备制造这等武器的能力。
赫丁低声说道。
“我建议改变前进方向,在进入落霞行省之前,我们还是尽量避免参与地区冲突为好.”
云松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嗯。”
瑞谷市西北侧。
钢铁之心号正下方的营地。
坐在营帐中的雷契尔,脸色阴沉如同帐篷外的云。
尤其当听闻,自己帐下最得力的猎手维托战死沙场,而且是屈辱地死在了敌人的火炮下之后,他更是愤怒地捏紧了拳头。
“这群东躲茜藏的臭虫…”
等抓到了那些家伙,他发誓会用最残酷的刑法折磨他们,直到他们流干最后一滴血,再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时候,门帘掀开。
走进帐篷的护卫行了个军礼,打断了他的思绪。
“大人,参谋部的军官在外面。“
听到这句话,雷契尔表情微微一僵,过了足有三五秒那么久,才缓缓开口说道。
“请他进来。”
“是!”
目送着那护卫转身离开,沉吟良久的雷契尔轻叹一声,缓缓松弛了绷紧的肩膀。
降落伞没有找到。
那個半死不活的企业员工也给逃了。
不止如此,自己这边更是连续折损了两支陆战分队,以及一支由三名觉醒者组成的侦查小队。
这时候参谋部派人过来,打算干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门帘再次掀开。
一名穿着笔挺制服的军官从外面走了进来。
雷契尔注意到,眼前这位他白天时刚见过。
不过与白天见到时不同的是,这军官脸上的表情和神态,明显严肃了许多。
知道眼前这位多半是来问责的,雷契尔没有说话,安静地闭着嘴,等待着他开口发落。
然而,令雷契尔意想不到是,他并没有等到降职的处分。
反而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安排…
“麦克伦将军任命你担任陆战指挥,明天一早我们会向地面部署更多兵力。“
“截止到部署令撤销为止,这支部队将由你全权指挥。“
听到眼前军官说的话,雷契尔的眼中顿时浮起了明显的惊讶。
似乎看出了他的惊讶,那参谋部的军官继续说道。
“根据参谋部的判断,我们正在追捕的企业员工,疑似已经与企业的援军汇合。种种迹象表明,今晚伏击我们巡逻队的不明武装正是企业的人!“
“第29、31陆战队的损失不在你,是我们在地区情报上的缺失导致了这场意外。“
“麦克伦舰长让你好好表现,用仇人的鲜血洗刷这份耻辱,为今晚死去的弟兄复仇!“
惊讶的神色从目光中收敛,雷契尔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道。
“我会的。“
“用你的行动去证明,舰长大人等待着你的消息。“
扔下了这句话,那名参谋部的军官没有停留,干净利落地转身离开了营帐。
双目笔直地盯着营帐的门帘。
雷契尔握紧了双拳,又缓缓地松开,眼神中闪烁着战意,嘴里反复咀嚼着那几个字。
仿佛要将它咬碎了咽下。
“我会的!“
沸腾的山火烧了一整晚,直到夜色褪去才逐渐熄灭。
然而,军团的怒火却并未就此平息,两支陆战队的覆灭让钢铁之心号进入了最高级别的警戒。
而那犹如雷霆一般的炮声,也让整个瑞谷市一带的幸存者彻夜无眠。
清晨时分。
骚动远未平息。
钢铁之心号飞艇继续向地面投送军备,部署规模已经达到了一整支千人队,而正在修筑中的阵地工事,更是按照三支千人队的标准在施工。
十数支陆战分队被派往东部郊区搜索,寻找那三个养着两头熊的女孩,以及昨晚向他们巡逻队开火的迫击炮阵地。
根据逃回来的士兵报告,袭击他们的至少是一支百人队,并且配备有高度机械化的外骨骼。
毫无疑问。
那是企业的增援!
不过麦克伦将军并不担心,就算是企业的增援又如何?
一群软弱的家伙而已。
正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与此同时,陆战指挥官雷契尔在飞艇参谋部的授意下,开始向周边地区派出“武装说客”。
借着昨晚那一炮的余威,正好向附近一带的幸存者聚居地,传达麦克伦将军的旨意
要么臣服。
要么灭亡!
另一边,瑞谷市东部。
距离爆炸中心约莫五公里远的山区,风暴兵团的二十余名玩家正在休整。
此刻天还没完全亮,远处正是一片灰蒙蒙的微光。
虽然有人提议可以在更远一点儿的地方扎营,但泉水老哥却说,看似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
天亮之后,军团大概率会派人向东搜索,但搜索的重点大概率不会放在爆炸区域的附近。
更何况这里地势较高,视野开阔。
就算遇到情况,也能及时转移。
连续三十多个小时的强行军,完事儿之后又和军团的巡逻队干了一架,就算人是铁打的能抗住,他们身上的装备也扛不住了。
大多数玩家的外骨骼电量都已经告罄。
所幸的是,尾巴的卡车上配了一台柴火发电机。
卸下的外骨骼在卡车旁边排起了长队。
卡卡罗特带着几个力量系玩家去了附近的森林砍树,还有几个敏捷系的玩家帮大家准备起了食物。
肉肉带着已经不会再醒来的泰迪去了附近的山上,打算找个食腐动物够不着的地方把它埋了。
尾巴和芝麻糊也陪着她去了。
斯斯虽然也想跟着,但奈何伤得太重,只能留在了营地里。
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她用车上的医疗工具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取出了卡在身体里的弹头。
由于操作不是很熟练,弄得满地都是血,不过好在捣鼓了一阵之后,总归还是有所收获。
“搞定!“
看着夹在镊子上那颗已经变形的子弹,斯斯长出了一口气,随手将它丢进了铝盒,打算留个纪念。
虽说体质系玩家的恢复速度远超常人,但还不至于到变种人那种“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的程度。
简单的包扎缝合,可以让伤口好的更快一些,斯斯估摸着,明天这时候大概就能和伙伴们一起并肩作战了。
顺手缝上了伤口,她拆了一盒新的绷带换上,满意地欣赏了一眼自己的杰作,随后便返回了卡车旁边。
早饭还有一会儿才好,卡卡罗特一行人刚带着柴火回来,给灶台和发电机用上。
其他玩家则围坐成了一圈,大多精疲力尽地打着哈欠。
唯独站在中间的泉水老哥,此刻正一脸精神抖擞地向大伙们儿们讲着他的作战计划。
飞艇能储存大量补给,但他们的补给毕竟不是无限的!数千规模的部队,不说每天得炫多少饭,光是拉的屎都能装一车!”
我最黑嚷嚷了句:“卧槽,你特么能不能不要在饭前提这个?”
泉水指挥官笑着说。
“只是举个例子!”
“钢铁之心号已经扔下锚链,如果做好了以月为单位逗留的打算,他们必定会就地搜集物资,并尽可能从当地获取补给一不管是付出第纳尔收买,还是用武力强迫。“
而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
目光炯地看着众玩家,他继续说道。
“我们需要区分,哪些是被他们收买的人,哪些是被他们胁迫的人,然后拉拢其中能拉拢的那一部分!”
斯斯思忖了一会儿说道。
“可是敢反抗军团的幸存者聚居地有多少呢?“
泉水指挥官微笑着说道。
我们不需要他们旗帜鲜明地反抗,硬仗可以我们去打。“
“我们只需要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我们提供一点小小的帮助就足够了!“
哪怕只是告诉他们,军团巡逻队的位置。
哪怕只是提醒他们征收物资的车队什么时候来。
战地佬的眼中浮起一丝恍然。 ”我懂了,打游击对不对?“
“正解!”
泉水指挥官目光赞许地点了下头,继续说道。
“军团的人大概率会白天去和附近的幸存者聚居地接触,那我们就和他们反着来,晚上去!“ ”一会儿大家吃完饭,先下线回个状态,具体的作战方案咱们到群里接着聊。“
说着,他将目光投向一旁的斯斯,笑着说道。
“好兄弟,可以麻烦守个尸吗?”
斯斯莞尔道。
小事情,不麻烦,我和阿尾会帮忙看着的。“
她刚才在卡车上躺了会儿,疲劳值已经降下去了,现在还不是很困,等一会儿尾巴她们回来了换着睡一会儿就是了。
泉水抱了下拳,笑着说。
“嗯!那就拜托了!”
随泉水老哥一同抵达瑞谷市的玩家,大多都是全职玩家。
即便有几个不是全职,也都是时间比较自由的那种,否则也不可能打出连续三十几个小时长途奔袭的强操作。
饱餐一顿之后,大家约定好上线的时间,然后便找了个不得事儿的地方一躺,登出了游戏。
至于装备和游戏角色,有斯斯帮忙看着。
白熊骑士团的众人本来就是风暴兵团的成员,大家更是好几个版本前就在一起玩要的队友,自然也不存在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
下线之后。
泉水指挥官在风暴兵团的公会群里的艾特了全体成员,把和自己率先抵达的二十余名小队员分成了三组。
A组主要由敏捷系和感知系玩家构成,负责侦查附近一带的地形,B组主要由能和NPC简单交流的玩家组成,负责搜集附近一带幸存者聚居地的信息。
至于组则由战地气氛组等等几个喜欢刚枪的玩家组成,继续向西前进,负责搜索并袭击军团的巡逻队。
杀伤多少人不是关键。
主要是通过频繁的骚扰,在战略上扰乱敌方的视线,使其对己方的位置、人数产生误判。
至于搜索79号避难所入口的任务,泉水打算等上线之后,交给尾巴她们去做。
一方面是他感觉尾巴对寻宝这种事情似乎很感兴趣,另一方面是考虑到她们没带高级装备,高频率的机动作战会比较吃力。
这游戏穿着外骨骼和不穿外骨骼,完全是两种打法。
与能力无关,纯粹是合适与否的问题。
当清晨的阳光洒在河谷行省的大地,远在清泉市三环线边缘的巨石城,此刻正是一片宁静祥和。
400mm的主炮威力再大,冲击波也绝不可能吹到这儿。
除非—
有人打算给它添把火。
“号外!”
奔跑在巨石城的大街小巷,拎着帆布包的报童,将临时加印的报纸,送去了和《幸存者日报》有合作的酒馆、杂货铺,同时也塞进了客户的橱窗、门缝。
临时加印的报纸只有一页。
而印在报纸上的照片,则是早上刚出的那期报纸头条的延续。
巨大的弹坑印在山坳中,毁天灭地的冲击波横扫了整片森林,那火红色的烈焰宛如沸腾的蘑菇云。
照片的下面,更是配了一行耐人寻味的文字一【钢铁之心的400mm主炮!只需六发便足以夷平整个外城!】这当然是夸张的比喻。
然而这么一比较,本来对威力没什么概念的吃瓜群众们,瞬间意识到这玩意儿的威力有多恐怖了。
灰松鼠服装店。
坐在柜台后面的席尔翘着椅子,毛茸茸的手臂搁在高耸的肚腩上,手中正握着一份还热乎着的报纸。
他订购《幸存者日报》的原因很简单,主要是想看看广告,了解下最近曙光城娜边又有什么新的潮流款式。
不过上面偶尔刊登的新闻,也很让他感兴趣就是了。
豪斯先生的广播虽然让人精神亢奋,但那家伙的嗓音就像精神叶一样,只有提神的功效,除此之外毫无营养。
《幸存者日报》就不同了,消息五花八门,除了巨石城发生的事情,偶尔还会报道外面世界的新闻。
“瑞谷市,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
听到席尔的低声嘟囔,正在他店里挑挑选选的老朋友罗博,随口回了句说道。
“你当然听说过,那里是河谷行省的东南角,南部走廊的西大门,路过巨石城的商队大多会路过那儿。”
“对,就是那里!“
席尔的眼中浮起一抹惊讶,从椅子上坐直了起来,“真是稀奇了,军团居然跑那儿去了…他们不该在北边找大裂谷的麻烦吗?”
“军团?!”
磨蹭着“艺术品”的食指停了下来,罗博从假人模特的腿上挪开了视线,回头看向坐在柜台后面的席尔,不禁问道。
“你在说什么蠢话,军团来这儿干什么?“
他经营着巨石城最知名的酒吧夜之女王,那儿不但是远近闻名的销金窟,更是鱼龙混杂的情报集散地。
不只是内城的贵族会来他这儿找乐子,发了财的佣兵也很乐意把筹码贡献给他。
除了海盗湾酒吧的白鲨,没有人比他的消息更灵通。
今天早上的事,你瞧瞧。”
席尔将手中的报纸,和刚送到号外,一起塞给了自己的老朋友,“这照片总归不是假的吧?”
一把接过报纸,罗博匆匆扫了一眼,眼睛很快瞪大成了两枚筹码。
“钢铁之心号?!等等,我好像听说过这家伙!”
席尔奇怪地看着他。
“你从哪儿听说的?“
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罗博语速飞快地说道。
“从西边来的商队!就两个月前的事儿!他们说,军团在夕阳落下的那片绿洲落脚,他们的头顶上漂浮着一艘钢铁堡垒…妈的,老子还以为那家伙在吹牛逼!“
全物种进化
焚毁一切的400mm主炮
这口径都能把他人给塞进去了!
想象着那画面,罗博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他实在无法进一步去想,这艘大家伙飞到家门口的样子。
“别太担心了,城主大人肯定不会让它飞到我们这儿。”看着这家伙夸张的反应,席尔表情有些古怪,但还是安慰地说道。
“那可不好说…去年,不知道是军团还是企业,在北边的榆木区扔了一枚核单,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了。”罗博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但愿有人能管管这事儿。
对了,北边不是有一群爱管闲事儿的家伙吗?
西洲市距离这儿也差不多一百多公里,瑞谷市可能稍微远一点,但也不算很远。
巨石城好歹还有个巨壁,巨壁上安装了大量的固定武器,而那些人可什么都没有,还种了大一片田,
总归会做些什么的吧?
比起讨人嫌的军团,当然还是乡巴佬们更可爱点儿。
罗博的脸上不禁浮起了一丝愁绪。
他们能打赢吗?
产生类似担忧的不只是罗博一个人。
几乎绝大多数手握《幸存者日报》的废土客,都产生了和他几乎一样的想法。
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意北郊阴那群乡巴佬的死活。
但他们可不会天真的认为,钢铁之心号的射程就差那么十几公里,又恰好地放过了自己。
此刻,巨石城的市政厅正是一片忙碌。
市政厅的厅长杜隆已经连着召开了三场会,不但找来了银行的人,还召见了《幸存者日报》报社的社长。
虽不能说乱成了一团,但至少是慌得一批。
和那些普通的居民不同。
他们担心的不只是幸存者聚居地的安全,更担心的是那刚借出去的两亿枚筹码!
两亿是什么概念?
巨石城外城大概有五十多万居民,不考虑佣兵和做买卖的行商,人均收入大概10枚筹码。
换而言之,巨石城全体劳工把螺丝打冒烟了,也得三四个月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是的,这些钱不在联盟的手上,而是放在巨石城银行的监管账户里。但问题是,联盟已经拿着这些筹码,向他们的工厂、商队下了订单!
整个巨石城几乎所有工厂,都在忙着贷款、招工、扩产,为那两亿枚筹码忙前忙后。
工业的炉火熊熊燃烧,如此盛况从未有过!
无论是巨石城银行还是市政厅,已经尝到一点点甜头的他们,都不愿看到“经济复苏”的苗头被掐灭。
这种事情决不能发生!
耶格那个蠢货,居然提议终止贷款,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可能说停就停!得亏厅长先生站在我这边。……
开了一整天的会,墨尔文带着满身的疲惫地回到豪宅,一边将外套递给夫人,一边絮絮不停地抱怨。
为了那些欠他钱的穷鬼能顺利还上钱,他每天都操碎了心。
接过外套的夫人给了他一个吻,柔声安慰道。
“你可能需要休息几天。”
“亲爱的,我也想,但麻烦事儿有一堆”
墨尔文叹了口气,坐在了松软的沙发上。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了茶几上的报纸,原本舒展了几分的眉毛,顿时又扭在了一起。
“幸存者日报.我们家也订这东西了吗?”
伸手揉了揉眉心,墨尔文现在看到这报纸就头疼。
“是我订的,我从上面看到了好多好多没见过的东西,比如营养膏,听说是废土客的食物”坐到了父亲的旁边,艾丽莎好奇地眨了眨眼说道,“我们可以买一点吗?我想看看它是什么样的。”
“你不会对那东西感兴趣,那东西就像就像发酵的呕吐物一样,只比难以下咽的树皮好一点点。”墨尔文思索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应该能打消女儿的好奇心。
艾丽莎:“树皮?”
“嗯,如果懒惰到一枚筹码都掏不出来,就只能啃那玩意儿了。不过营养膏已经够便宜,通常一公斤只卖…我说这些干什么,”墨尔文摸了摸小女儿的脑袋,宠溺地说道,“你不需要了解这些。”
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搬去了内城,一个跟着靠谱的商队去了东海岸游历,另外两个女儿已经成家,心头肉就剩这么一块儿了。
夫人皱起了眉头。
“.可别把那东西带到家里。“
我知道,”搂着夫人的肩膀,墨尔文陪着笑说道,“我只是给我们的小女儿科普一些…“ ”一些没必要的知识,”夫人盯着自己的丈夫,语气略微责怪,“你太宠着艾丽莎了,我向来不赞同她订那种报纸,明明家里的书房里有那么多藏书,为什么要去看一群废士客们写的粗鄙文字。“
墨尔文干笑了声。
“我会劝劝她的。“
他其实也不太喜欢《幸存者日报》,主要是不认为那些“非专业人士”能写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虽然他的办公室有订阅,但也只是让秘书帮他瞧瞧。
不过这一次,《幸存者日报》的头条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军团的飞艇都开到河谷行省了,如果不是那个从隔壁省跑来这儿写文章的怪胎,他们八成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就像上次开拓者号来这儿的时候一样,战术核弹都炸了一枚,他们那位尊敬的城主大人,才姗姗来迟地派人过去瞧了一眼。
艾丽莎盯着父亲的眼睛,忽然若有所思地开口说道。
“其实您知道的,我们不可能真正孤立在废土之外,繁荣的理想城令人美慕,但我们毕竟不是他们。”
墨尔文惊讶地看着女儿,很意外从她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你是从哪儿听来的这句话?”
“报纸上,不过我觉得它说的挺有道理。“
看着抬头望着自己的女儿,墨尔文思索了片刻说道。
“没错,不止我知道,杜隆也知道,甚至就连耶格那个那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叔叔也知道,但这其中有很多很多复杂的缘由,这个问题已经由来已久了。“
艾丽莎眨了眨眼。
“既然由来已久,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改变呢?“
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瓜,墨尔文感到有趣的笑了笑,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因为能力有限,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工作,爸爸能做的仅仅是让你们过上稍微好点儿的生活,不必和那些废士客们一样,为明天的午餐出卖灵魂,为了一瓶兑水的啤酒大打出手。“
他不打算打破两个世纪以来的默契。
巨石城繁荣的根源口理想城一样,毕竟他们走得就是企业的路,只是稍作了些改良。
他们有着强大的武装力量,和企业一样不参合废土上的破事儿,只确保别人不来自己家里捣乱。
整个河谷行省南部乃至隔壁锦川行省的幸存者聚居地,无论是奴隶主还是行商,都将他们视作榜样。
就如同他们仰视着东海岸的乌托邦一样。
然而现在,麻烦终归还是找上了门。
军团的飞艇已经飞到了家门口,那些鼻梁隆起的家伙和传闻中一样野蛮、粗鲁,并且毫不掩饰地露出了他们的獠牙。
他毫不怀疑,那些人一定会凯舰巨石城的繁荣。
想到这里,墨尔文感到了一丝深深的无力。
即使是这座城市最富有的人,他也没有办法说服伟大的城主派出军队,为大伙儿们的利益去做些什么。
毕竟说穿了,他也只是个规则的受益者。
而那位大人,才是定下规则的人。
那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男人,比他认识的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冷漠,顽固,且难以捉摸。
墨尔文不禁开始幻想。
要是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能替他们挡住那个麻烦,或者将那艘飞艇给赶走就好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两全其美…或者说疯狂的念头,忽然从他脑海中冒了出来。
既然借那些蓝外套们一笔钱就能救活那些频临倒闭的工厂,为什么不再借给他们一笔军费,怂恿他们去打仗呢?
那艘飞艇应该挺值钱的吧?
而且以他们的烂好人的个性,看到了当地那些面黄肌瘦的幸存者,肯定没法放着他们不管,到时候又要给他们修路盖房子。
“瑞谷市,南部走廊的西出口那儿的潜力可比西洲州市大多了。”
嘴里轻声念叨着,墨尔文的眼睛越来越亮,忽然神色振奋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爸爸?”艾丽莎歪了下头,不明自他怎么了。
墨尔文哈哈笑着,高兴地恨不得把女儿抱起来亲一口。
“我的艾丽莎,你说的太对了,我们确实需要一点小小的改变.”
“至少,需要做一点变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