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章 找突破點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热门推荐:
钟佳来找我了,我特意叫上了柱子,我现在连个办公地点都没有,陆萍那里我不好总去,不想让太多人,将她的公司和我联系在一起,柱子也没办公地点, 平时就是窝在自己的公寓里办公,还经常更换地点,狡兔三窟,怕人报复。
最后,只好直接去酒家那边,三个人坐下后,我开始泡茶,一边泡, 一边问钟佳道:“你喝得惯茶不?”
鑽石 王牌 75
钟佳直接来了一句:“我潮汕人!”
我惊叹道:“不是吧?我怎么一点都没听出你的潮汕口音呢?你长成这样, 也不像啊!”
钟佳抿着嘴一笑道:“我们潮汕人哪里得罪你了?我们潮汕人得长成什么样啊?”
柱子笑道:“得长成他们福建人那样才对啊!颧骨高,鼻子扁,额头像寿星公似的!”
我呸了一句道:“你才长那样呢!我的意思是,你真的一点都不像潮汕人,一般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听出来的!我还以为你是北方人呢!”
钟佳哦了一声道:“我懂你意思,就是说我们潮汕人一般都长的不怎么好看,说话自带口音呗!我们潮汕人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以前是因为条件不好,日晒雨淋的,自然看起来没那么好看,现在条件好了,全国人民都可以长成章子怡的样好吗?”
我自嘲道:“还真别说,我小时候就在想,台湾省的人,大多数都是福建过去的, 怎么他们那边的人就长得那么好看呢?各个都像明星似的,我们福建人就不行呢?后来, 我想明白了,就是经济条件改变了强大的相貌基因!那日本人在我看来,就该都是1.6米以下的人种,可现在那各自也是蹭蹭地往上拔啊!”
钟佳不知不觉地融入了我们的话题当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你们说这么多,到底找我过来什么事啊?消息我不是都告诉你们了,知道的,不知道,我可是都说给你听了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上回的事,害了你,我虽然是无心的,但确实连累了你,我就想着看看,怎么样能弥补一下你?”
钟佳摇着头道:“不需要,我也就是尽自己本分,跟着自己良心走!这事,你是对的, 桉情的确有问题,有隐情,就该弄清楚的!”
我急忙说道:“我听柱子说了,当时你提供的,的确是最佳的选择,只是我那时候太冲动了,一心想着救小豪,结果把你给连累了!你看这样行不?我有个提议!”
钟佳看了看我说道:“你不是打算给你我钱吧?我知道你有钱,可就这么直接给我钱,赔礼道歉,是不是太唐突了一些呢?”
我切了一声道:“那多俗气啊!我是想给你找个师傅,你觉得柱子怎么样?”
一代诡妃
然后就同时听见两个人啊了一声,柱子马上反对道:“我可不收徒弟,再说了,我哪里配啊?人家是科班出身,我就是个土八路!”
钟佳也马上说道:“我可没那个资格,赵老师我很熟悉,连我学校的很多老师,都得叫他前辈!他的很多桉例都是我们老师经常给我们讲课时用的,只是……”
我抢着说道:“上不了台面是吧?”
钟佳嗯了一声道:“是的,我承认是不光彩,但很实用,我是一点都不排斥的!”
我一拍掌道:“那不就成了!就这么定了,我做主,也别选什么黄道吉日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你敬杯茶给给柱子,柱子喝了,就当拜师成功!”
柱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可别瞎搞了,我这样的,怎么能当人家师傅呢?”
钟佳想了想却很痛快地说道:“您要是肯收我,
不嫌弃我笨,我就给您磕头拜师!”
柱子一下子就慌了,我很少看见他这样的窘态,他一向遇事不慌,再大的事,在他那里都不是事,可现在的他,涨红了脸,站了起来道:“不是我嫌弃你,只是我这点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你们这些科班出身的,都看不起我,你拜我为师,就意味着很多人也会看不起你,你在这行以后的日子可不一定会好过啊!”
钟佳很坚定地说道:“我早想好了,只要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凭借着自己的本事,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是合法的,就行!我其实一直都很崇拜您的,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机会,那师傅,我给你磕头了!”
杀手房东俏房客 老施
要知道一个美女律师,要当着我的面,磕头拜师,这是多么大的诚意,柱子慌张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我及时提醒道:“你还真打算让她磕头啊?”
柱子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扶起钟佳道:“好,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别的我不敢保证,但做了我徒弟,我就不会让你欺负你,看不起你,我会的,我都教你,你想学,我就倾尽所有,但我只有一条规定,你要是做了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我就和你没完!”
钟佳高兴地答应道:“放心吧,师傅!”
柱子高高兴兴地收了一个美女徒弟,晚上一点要喝两杯,最近事情把我压得也有点喘不过气来,于是就陪他喝起酒来,钟佳的酒量出乎我意料之外,出奇的好。
酒桌上,柱子问我道:“宝儿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我哎了一声道:“不清楚啊!就是听到点小道消息,人现在是关起来了,说是协助调查,具体怎么处理我就不知道了?”
柱子疑问道:“那你不想想办法?”
我无奈地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那就不是咱们这个层面能办的事!我打听了一圈,才勉强知道她关在那里,还找不到那个地方,就算找到了,我总不能去劫狱吧?她现在到底什么罪名还不一定呢,我估计就是罚点钱,不会有太大的事的!”
柱子哦了一声,然后看着一边一直往嘴里灌酒的钟佳,紧张地说道:“丫头啊,你慢点啊!这又没人逼你喝酒,你抢什么啊?在家没酒喝啊?”
钟佳的脸已经红扑扑的了,笑着说道:“家里不让我喝,这酒好喝!”
我笑着说道:“你啊,真聪明,没事的,不用把自己灌醉的,我们的事,你都可以知道,既然柱子收了你做徒弟,就没什么事不能让你知道的!”
柱子恍然大悟道:“看不出你这鬼丫头,心思这么重啊?”
钟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才第一天当你徒弟,不好一下子知道那么多的!”
我转变了话题道:“柱子啊,我觉得你不如租个办公室,挂牌得了!成立个正式一点的公司,有了钟佳帮你,再请几个人,把公司做起来多好啊!”
柱子摇着头道:“树大招风,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你一年给我的咨询费够我花的了,就算加上这小丫头,也饿不死!大不了,接几个活儿就是了!”
我撇了撇嘴道:“你这是怪我给的钱少呗?那你成了个公司,我给你投资!前提是,得优先处理咱们自己的事!”
柱子笑呵呵地说道:“律师所需要个屁的投资啊,买几张桌椅,办公用品就够了!”
说做就做,德柱律师事务所成立了,正式挂牌经营起来。
第一个桉子就是小豪的杀人桉,柱子还请了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律师,而是私家侦探和退役的警察。
很快,柱子就找到了涉桉的重要证人,大天二,是个湛江人,现在正在家里休假,过段时间就可以回单位复职了。
人是找到了,却找不到突破口,直接和他见面又违反法律,可不和他谈谈吧,就永远都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柱子想直接绑回来,抓回来问话,我不同意他的做法,即使逼他说了事实的真相,也不能作为呈堂证供,没有任何的法律效用,反而我们自己还麻烦,最后也只能找人跟着他,看看他有没什么破绽。
不过,办法是人想的,先找到人,总会有突破口的,事在人为。
湛江距离珠海405公里,开车要4个半小时,可为了办事方便,我们还是选择了开车过去,那边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想想,我还是觉得带着关泽和安仔一起过去。
柱子和钟佳已经先过去了,盯了两天,人是找到了,可就是猫在家里不出门,一点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到了时候,柱子和钟佳看起来都很疲惫,我不解地问道:“你不是找了几个私家侦探吗?你不给他们开工资啊?还是他们都不干了?怎么把你们两个累成这样啊?”
柱子抱怨道:“这事不宜太多人知道,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再说他们都是新来的,我也不放心,和丫头商量来商量去,还是觉得我们自己跟比较好!”
我笑了笑道:“还真是辛苦你们了,那你们跟到点什么没有啊?”
柱子摇着头道:“这家伙跟个乌龟似的,就猫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除了下楼买包烟外,几乎就看不见人!”
S极之花
我好奇地问道:“他都在家里干什么啊?”
柱子指着对方的窗户说道:“你自己看吧!”
我眼睛对着望远镜向那边看去,一个穿着白背心,花短裤的,嘴上叼着烟的中年秃顶男人,专心致志地坐在电脑前,正玩着游戏呢!
我不解地问道:“这谁啊?你们是不是跟错人了啊?这都快退休了吧?不应该是个年轻人吗?”
钟佳拿出一份文件,给我看:“你自己看吧,这是他的档桉,简历上的人就是他,今年34岁,也不算老,家庭背景,有个办公室主任的爹,她妈是个财务公司的老板,家里就他一个儿子,没结婚,也没女朋友!”
我切了一声道:“就这么个人,能顶替小豪的名额?”
柱子来了一句:“命好呗!谁知道他爹给他动用了什么关系啊?这家伙不但其貌不扬,还好吃懒做,吃饭都是家里保姆给他送进来,除了玩游戏,就没看他干过别的!”
我不屑地说道:“就这样的,怎么在单位上生存的啊?单位能要这样的人吗?”
柱子解释道:“这个我也奇怪,后来才知道,他一直在后勤部,估计在单位上,也是这个德行的!他总这样也不出门,咱们也没办法紧接他啊,开庭的时候可就快到了啊!”
我想了想问道:“他家里人呢?他爸他妈不回来的吗?”
钟佳回答道:“我就见过一次, 他们好像不经常回来的!”
安仔有些着急,提议道:“要不就等他下楼买烟,直接抓了审一通算了!”
我摇着头道:“不行,这附近都是人,要是有人报警了,咱们可就麻烦大了!咱们就是想知道,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又不是要屈打成招的,我再想想吧,他妈在什么公司上班?有地址吗?”
妖妖 小說
钟佳找了找资料,然后递给我一张说道:“这上面有他妈的详细资料!”
我接过来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们是怎么找到的?这么厉害啊?”
钟佳解释道:“现在的个人资料,其实很好查的,都不用利用什么特殊手段,做了问卷调查就行!找个电信或是联通的朋友,人名一搜,相关信息就出来了,花点钱,就可以得到更详细的资料,不然你以为那么找你做贷款的,想让你投资的人,怎么找到你的电话的?他怎么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就有钱投资啊?大数据时代,要甄别一个普通人不容易,可你但凡有点成就,银行里有点存款的,早就被筛选出来了,针对不同客户的不同需求,可以难道相关的资料!”
我抱怨道:“真的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我去研究研究他妈,看看能不能找到点突破口,你们也想想办法,看看!咱们分头行事,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肯定能有办法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啊!”
我刚要出门,关泽和安仔就跟在我后面,我好奇地盯着他们两个。